設為首頁 | 加入收藏
高級搜索

72年投身力學教學科研的黃克智院士 ——“健康加勤奮,一生不虛度”

時間:2019-04-29

黃克智早年照片。

黃克智在給研究生上課。資料照片

  “健康加勤奮,一生不虛度。”在送給記者的書上,黃克智院士工工整整地寫下了這樣一句話。

  話語如是,踐行亦如是。年逾九旬的黃克智一直堅持清晨4點半起床,每天長時間工作,“從不浪費點滴時間”。在與記者約定9點見面之前,黃克智已完成打網球、閱讀等“固定動作”。

  71歲開始練習網球,黃克智已堅持20多年。說起這項運動,他熱情高漲,“其實我和老伴的球藝并不高,但我們樂在興趣,享受堅持。”

  “把我的一生奉獻給科學和祖國”

  70余年科研工作中,黃克智始終很忙:發表學術論文400余篇,出版專著7部;發展求解殼體問題的合成分解法,把極復雜的殼體問題改變為幾個更簡單的問題;帶領團隊推動壓力容器設計方法的進步,解決了兩個國際壓力容器界曾經公認的難題;堅持從交叉學科的角度研究頁巖氣高效開采問題,瞄準技術發展前沿……

  說起學術生涯,黃克智向記者展示了一張泛黃的老照片:照片中是一位28歲的英俊小伙,背景是蘇聯時期的莫斯科大學。

  1955年,教育部首次派出高校教師進修代表團赴蘇聯進修,剛被提拔成講師的黃克智在清華大學的五人名單之中。在蘇聯學習期間,黃克智夜以繼日發奮學習,三年沒能同家里通上電話。最終,他的努力得到了導師——著名力學家拉包特諾夫的肯定。

  在一次小組會議上,黃克智的導師發出贊嘆:“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努力的學生”,并且建議黃克智爭取莫斯科大學博士學位。

  1958年底,正當黃克智初步擬就博士論文、準備答辯之際,一封召其回國、組建我國第一個工程力學系的電報被送到他手中。“我想這是國家最需要我的時候。”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之后,黃克智放棄了即將獲得的博士學位,坐了六天六夜的火車回到清華大學。

  回國后,他在六七年時間里開設了彈性力學、塑性力學等八門課程,為我國第一個工程力學系的創建與發展打下了基礎。

  教書育人,躬耕不輟。大學畢業后的72年,黃克智有71年都是在清華大學的講臺或辦公室里度過的。“這一輩子我做了一件值得驕傲的事——把我的一生奉獻給科學和祖國!”黃克智先生說。

  “我把這里的年輕人當做自己的孩子”

  改革開放后,國家百廢待興,固體力學領域急需人才。為了能夠“把失去的十幾年時間趕回來”,黃克智確定了后半生的“小目標”:為清華大學的固體力學建立一個年輕而強大的團隊。

  40年中,黃克智始終不敢有一絲懈怠:培養了上百名研究生、近70名博士生、5名院士……“清華是我的根,力學系是我的家。我把這里的年輕人當做自己的孩子。團隊的茁壯,年輕人的成長,是我一生的期望。”秉持如此理念,黃克智注重從學生中物色苗子培養成才,動員留學的年輕人學成歸來報效祖國。

  提起黃克智,清華大學航天航空學院的同學都親切地稱他為固體力學專業的“祖師爺”。學生眼里的黃院士,以“嚴”出名,對課題基礎理論部分要一字一句地推演檢查,“任何模糊的概念和不嚴謹的推導都休想蒙混過他的眼睛。”他的一位學生說。

  回憶和黃克智一起學習工作的生活,清華大學教授薛明德眼中流露著感恩,“黃老師把參加國內外學術活動的機會,一次又一次推薦給年輕人,讓我們得以在學術界展露才華。”

  “每當我開一門新課,我就把自己讀過、親自推導過的文獻連同我的筆記、講稿毫無保留地交給其他年輕老師。”在與年輕學者的合作方面,黃克智總竭力為他們的研究創造條件。

  被記者問及最驕傲的成績時,黃克智笑著說,“當年的‘小目標’已經基本實現,目前清華固體力學專業已經形成一個老中青相結合、團結向上的力學團隊。在我們的集體中崇尚:科學的道德、嚴謹的學風和團結合作良性競爭的氛圍。”

  “固體力學的每一個領域都足夠奮斗一生”

  “每隔5—10年我就要換一個新領域:60年代研究殼體理論、塑性理論、蠕變理論;70年代研究壓力容器;80年代研究智能材料相變力學;90年代研究微納米尺度的力學……”

  黃克智選擇的研究方向,與當時的國家需要密不可分。“研究的課題為民族和國家做貢獻,也是為自己做貢獻,這是完全統一的。”黃克智說,“只要以國家需要為導向,力學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。”

  2012年,85歲的黃克智在參加中科院院士大會時了解到,我國石油頁巖氣開采產業與世界領先技術仍有差距。他立刻把研究方向投入到石油頁巖氣領域……

  進入新的領域,困難重重,一切都得從頭開始,但黃克智堅持了下來……回憶起和學生們一起研究的經歷,黃克智說:“有一段時間幾乎整天茶不思飯不想,就想著問題怎么解決,堅持一段時間以后,才慢慢地找出一條路子來。”

  投身固體力學研究領域70余年,黃克智不曾覺得寂寞,“總覺得時間不夠用,怕趕不上發展”。黃克智說:“固體力學的每一個領域都足夠奮斗一生。”

  如今,92歲的黃克智與兒子黃永剛已合作30余年,共同發表SCI科學論文200余篇、專著兩部;10年前已出版《高等固體力學》上冊,現正趕著完成下冊。提到92歲高齡每天還能堅持工作六七個小時,他說“成就出于勤奮,這是我一輩子遵循的法則。”(記者 韓曉萌)

澳门赛马会